任務四-月亮馬戲團

葛佳絲在指定地點等著調查團的人來接她。


在寄來的信上說,東歐分部第一分隊的副隊長會來這裡接她,也就是隊上第二高階的人。

為何不是派遣普通隊員來,而是副隊長呢?葛佳絲感到很疑惑,在她的印象裡,副隊長大多是個性嚴謹、行事不馬虎,做為隊長的左右手,最重要的是會很忙碌,應該不會有這點時間來接她,調查隊的忙碌可是眾所皆知,或許不該用忙碌這種詞,換成現代的通俗用語『爆肝』可能會更佳的貼切,雖然薪水不差,而且又是人人稱羨的鐵飯碗,但身為魔法協會的低層人員,幾乎是大小雜事都落到他們頭上,又要經常出差,所以會進入調查隊的多是魔法協會的新人,所以一有轉單位的機會,一定馬上離開,沒聽說過什麼人會多待下來。

「請問妳是,羅伯茨小姐嗎?」
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打斷她的思緒,她將原本低著的頭轉向聲音來源。

「我叫雷歐˙沃爾夫,我想信上應該寫的很詳細,所以我就不再多做介紹了。」
沃爾夫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,並伸出右手,表達著善意與禮儀。

「是的,沃爾夫先生你好。」
眼前的男子比想像中的還要大一些,亂翹的髮絲上是茶色的光澤,繁忙的工作造成眼神顯得有些疲憊,從聲音聽起來只有二十幾歲,但以樣貌來看應該是三十好幾了,雖然跟想像有差而稍稍感到驚訝,但葛佳絲還是將手伸出,禮貌地回禮 。

(總覺得他好像……不太高興?我應該沒有做錯什麼事吧!)
沃爾夫用一種說不上是愉快的表情看著她,弄的葛佳絲愣在原處,盯著這位看起來不太開心的先生的臉。

「你可以直接叫我副隊長就好,我不喜歡麻煩的稱呼,可以直接叫你葛佳絲嗎?」
「厄……好的。」
雖然從沃爾夫口中吐出的是疑問句,但好像也沒有拒絕的選擇,反正答應下來也沒有什麼問題,只是很不習慣被第一次見面的人以名字相稱。
(意外的直性子啊……不過總覺得有點沒禮貌。)

「走吧。」
這位直性子的副隊長先一步轉身離開,葛佳絲只能趕緊跟上,在心裡暗自埋怨這些不太得體的舉動,雖然調皮搗蛋,但她還沒有如此的膽子敢招惹眼前這位不怎麼好惹的男人。

「不好意思,請問我們要去哪裡?」
總覺得不能再繼續默默地跟著走,所以葛佳絲開口提問。

「信上不是都講了嗎?」
「信上只有說副隊長會來帶我去馬戲團的表演地點,但並沒有說那地點在哪,而我剛才詢問的就是那個地點的位置,如果讓你弄不誤會了,那真是不好意思,不過將文案寫得詳述明白,使人理解,不該是你們的工作嗎?而現在我正為了不清楚的公文煩惱,解惑也應該是你們要負責的工作吧。」
帶著反擊含義的句子脫口而出,只要不會被打,說出這種話應該還算是無傷大雅的吧,葛佳絲這麼想著。

「哼!真是油嘴滑舌的小鬼,所以我才討厭英國人,地點什麼的我通通沒在記,反正走得到就好了。」
(油嘴滑舌?!!他對於英國人是有什麼誤解啊!氣死我了啦!)

「反正還有一段路,很無聊就來聊聊吧!」
「…………先說我不知道該跟副隊長聊什麼喔。」
「那聽我單方面廢話也沒差,我只是不想閒下來而已,妳可以閉嘴什麼都不要講。」

「請不要這樣欺負15歲的少女好嗎。」
「什麼我還以為你已經16,17了!」
「沒有相差到需要那麼驚訝吧!我看起來還是個妙齡少女啊。」
「確實是個少女啊,只是比看起來的還小了一些,讓我嚇了一跳啊。」
對著青春期少女的年齡指指點點,完全就是不懂女人心的男人會做的事。
早知道一開始選擇沉默就好,葛佳絲後悔的想著,一想到沃爾夫會一直講到抵達目的地,不經對剛剛的發言感到懊悔。

「請停止這種對女孩子殺傷力很大的話題。」
「這有什麼殺傷力啊,你也還沒老到需要計較年齡的年紀啊,就不要再在意這種事了,說起來見習生還是這麼的可憐,老是做這種免費的雜工,辛苦又領不到錢。」

「因為見習生還在學習階段,所以要靠著各種任務來學習事情啊。」
「可是你們有真的學到什麼嗎?不就是協會把一堆事情丟給你們解決,那樣的話還不如繼續待在學校比較好,而且這些原本可以給別人做的工作,被你們這些免費勞工搶走,不就害的那些人失業了嗎,所以現在大家才越來越難從調查隊轉走,還有惡劣的女人說我們是米蟲,她才是個米蟲吧!不,是吸人血的水蛭!」
看著他越講越激動,應該是受到了不少的委屈吧,此時葛佳絲在心底下定決心,以後絕對不進入調查隊工作。

「聽起來調查隊的工作真的很辛苦呢……」
「何止辛苦!是完全的人手不足,所以從今天開始妳就是我們隊上的正式成員,因為工作量很大請妳每天準時上班,不然妳就別想回家了。」
前面才剛說著被拿來當做免費勞工的見習生有多可憐,現在卻準備把可憐的見習生壓榨個精光,如果沃爾夫和葛佳絲同齡,大概早就被踹倒在地上。

「那個……我還只是個見習生,變形學什麼的,符咒學什麼的,還是其他什麼的都很不行啊!在學校的成績也很不好!還有先天體質貧弱,碰到某些魔法會全身不舒服,會起疹子的,疹子!所以我是派不上用場的!」
「不,請不要讓我派上用場。」
正經的語氣配上不正經的台詞。
為了擺脫苦役葛佳絲開始胡言亂語,從一開始的激動貶低法,到最後的認真推辭法,她把一秒鐘腦子能想出來的句子通通拋了出來,結果就是招來了副隊長的一陣笑聲。

「別擔心,我會給你打雜的工作做,不會用魔法也做得來的。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惡魔…………」
葛佳絲有生以來第一次希望她家的魔寵可以變成人,把她給救走,就像童話故事裡寫得,王子把公主從魔王手中救走,只不過這個不是魔王,而是勞動者的仇敵,必須打敗。

「我聽到了死小鬼。」
副隊長的語尾還未落下,反倒是葛佳絲的頭顱先向下傾。
沃爾夫不爽地將她的頭向下壓,讓她差一點失去了平衡。
這也不是葛佳絲第一次遭到肢體上的報復,只不過平常都是同輩孩子之間的較勁,大人們不至於會對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姑娘動粗,但這次不一樣,施予在頭部的力量,讓葛佳絲覺得等下他或許會揮拳打過來也不一定。

「對不起,我好像太大力了。」
看到她差點跌落在道路上,沃爾夫才意識到自己出手過重,向她致上歉意,不過受害者似乎不想領情,裝作沒聽見似的繼續往前走,

「真的很抱歉,剛剛是我太粗魯,所以妳就別再默不吭聲了。」
聽見這種話,葛佳絲覺得自己更加地火大。

「如果要道歉的話,就請拿出誠懇的態度來,雖然我知道我剛剛的態度也不是很有禮貌,但差點也把人弄倒,卻只用蠻不在乎的態度說對不起,不能稱之為道歉啊。」

「好吧,我知道了,既然妳這麼說了,那就請給我一個誠懇道歉的機會吧!」
葛佳絲止住前進的步伐,轉過身子面向他,無表情地望著這個比她高出許多的男人。
沃爾夫鞠了躬,開口說道:「對不起,我下手太重了。」
雖然道歉了,也鞠躬了,但葛佳絲就是無法放下心中的不悅感,下手太重這種道歉詞,怎麼聽都無法讓她釋懷,不過繼續糾結下去,也只會讓事情越變越糟,這時侯還是多展現一些包容力才是上策。
「反正我也沒受傷,所以沒關係了,我剛剛也有很多不禮貌的舉動,希望你別介意。」

沃爾夫沉默地和葛佳絲對望了幾秒鐘,就決定往前走去,雙方繼續朝目的地前進
,一前一後,沉默不語,就算到了目的地還是沒有再講一句話。

約三層樓高的帳篷出現在葛佳絲眼前,七彩的顏色交織,紅黃藍綠妝點著馬戲團的外篷,尖頂向下斜去,再用繩子固定在地面,就是一個典型的馬戲團帳篷,完全看不出有一群魔法師隱藏在裡面。

「喔!副隊長你回來了啊!辛苦了,辛苦了,接下來就交給我吧!」
伴隨著聲音出現的是一片綠色映入眼簾,綠色的寬大衣裳包裹著瘦長的身材,茶色的頭髮整齊地綑綁在腦後,紫色的瞳孔配上清秀的臉,宛如森林小精靈般的女子,就像是等著他們到來一樣,時機恰好地出現了,讓葛佳絲可以擺脫這個惹人厭的副隊長。

「我就想你們差不多快到了,妳好,我是索菲亞˙邱特理˙姆薩斯,妳可以叫我姆薩斯小姐或索菲亞˙邱特理,我個人是比較習慣後者啦,不過你可能不太習慣就是了。」
「妳好,我是葛佳絲˙羅伯茨。」
微微地點了點頭,做出禮貌的回應。

沃爾夫看到這隻綠色精靈的出現,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「總而言之就交給妳了。」
他拍了拍索菲亞的肩,就走進了棚子內,留下兩個女生在外。
「好的~」
索菲亞爽朗地招手回應。

「好,我們也進去吧,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。」
聽到這句話,葛佳絲忽然有種惡夢將要降臨的預感,一想到接下了會被分配到怎樣的工作,表情就不由自主的扭曲起來。
「好……好的」
在現實的脅迫之下,也只能乖乖跟著走進棚子了。

comment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自我介紹

京本涼介

Author:京本涼介
獵奇控,黑暗向愛好者
歷女+腐女一枚

類別
自由區域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